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正忆念·正思致·正能量 ——略议方舟散文集《那一抹虹霓》  

2016-06-04 15:41:02|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耀武

 

方舟的散文集《那一抹虹霓》,我用了两天的时间通读了一遍。

沈浸醲郁,含英咀华,真可謂情动辞发,烂若舒锦,圆照博观,民之情性。借诗为喻曰:方舟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

全书以亲情、师情、友情、乡情、怡情为其主线,以忆念、感恩、悟世、超脱、审美为其基调;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是其文旨;前天、昨天、今天是其文脉;文思、文理、文笔是其文智;点、线、面,人、事、物,情、景、意,三大融合是其文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是其文品;草根情怀、心系天下、俯仰随人、悲悯苍生是其文德。

文品即人品,文德即人德,文如其人,是之谓也!

现就以上观点分述如下:

                   亲情、师情、友情、乡情、怡情

孝悌者,人之本,德之基也。不孝敬父母,不敬爱兄弟姐妹,而能忠义爱国、诚信友善者鲜矣。文者,可以导人也。作者目睹人心之失迷,欲扶世风之既倒。故以亲情开篇,继以师情、友情、乡情相续,足见其用心之良苦。从忆母的《那尊雕像》开始,第一辑涵盖了对父亲、母亲、大伯、八叔、姑母、表姐、大堂哥、堂姐、胞妹的忆念;对女儿关爱;对孙女的疼爱;还有第二辑中那篇题为《诅咒“104”》的文章更以镌心之痛表达了对妻子的深切怀念。蛇鸟大战,以母爱的力量,昭示人们,敬畏母亲,挚爱母亲,是亘古不变的永恒主题,是立德立身的基本原则;用作书题的《那一抹虹霓》是全书的精粹,感恩的宣言。感恩父母的言教,是自己的良心抗住了污染没有变黑;感恩恩师的教诲,使自己学业成就免去了自己回农村受那乡野草间之苦;感恩同乡同学,是他们搬梯子者自己一路学习一路前进最后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单位;感恩帮助和扶持自己前进的许多好领导,好同事,是他们把自己由一个普通的记者推上了领导岗位;感恩妻子拒贿,拒出了自己作为领导的一身正气。亲情实际是贯穿全书的诸如《春节记忆》中母亲和姑母商议为表姐说亲;《堂姐》以老年的堂姐比母;《浸满泪水的强颜欢笑》中,母亲的含泪强笑;《暗夜里的灯盏》中母亲的纺车,父亲“好好上学吧”的叮嘱;《幸福乐园》又由幼儿园的园长忆及自己的母亲;由幸福院的蒲大娘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我想母亲是在田里劳动惯了的,在屋里呆久了他一定会走出来转转,坐在绿荫下观看周围的农事活动:小麦播种了,返青了,该除草了;玉米抽穗了,成熟了,该收获了;重温一下一辈子走过的路。母亲呀母亲,不是你没有这个好命而是你没有赶上这个好时候啊!如果你再多活二三十年,一定会像这位浦大娘一样,活得有滋有味;《风筝的故事》里,有对父亲的怀念,有对友情的追忆,有对风筝的感恩,有对孙辈的勉励;《幸福密码》中,笑容是那自然、满足的笑容;《心灯》中母亲为一角五分钱的严训;《悲情葡萄藤》,实为悲情的友谊颂;《飘落的樱花》,借帮朋友之口,明作者之志,情顺理通,毫无凿痕;《青山悠悠》,折柳相送,柳丝绵绵,情谊不断;一副对联,一个承诺,是对朋友守信的赞美,也是对现代人背诺失信的一种劝谕;回归之美》:三块砖头支起一个锅名曰杂文协会,朋友之谊尽在其中矣。

除了《那一抹霓虹》《黑夜里的灯盏》也有对师恩的表述

第二辑中《悲情的葡萄藤》《飘落的樱花》《青山悠悠》《一副对联》《“回归”之美》《去年今日》,第三辑中《“乱洒衰荷”》《爱情的韵律》《芦花深处》《园林情》《一根藤条的长度》都是叙述友情的有怀念,有悲悯,用遗憾,有感慨。

第四、五、六辑乡情浓郁,怡情飞扬,文彩缤纷,纵横捭阖,思游古今中外,往事随手拈来;意寄山河湖海,风趣尽奔我来。

主线靠基调熏染,基调依主线铺陈,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之文旨,成为全书的脊骨。组成这本书的血肉之躯的篇篇文章,皆以前天、昨天、今天,为其脉络。略列几篇为例:《老城区的嬗变》文章以今天破题,以老人问路为切入点,切换到了城区的昨天和前天,自然流畅地讴歌了宝鸡市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幸福乐园》从七十年前母亲“流着眼泪为我做了一顿高粱豆面蘸油泼辣子”那一幕写起,是为前天;“还在十几年前,我去农村采访”所见是为昨天;新的幼儿园即为今天。读者读至每篇皆试以分之,自会信我所说不缪也。

                   文思  文理  文笔

天下万事万物,千奇百怪,无一能逃脱因果规律,文章之事,亦复如是。故知,文思者创作之意图也,文理者谋篇而布局也,文笔者表现其手法也。欲做锦绣文章,三者缺一不可。以这三者度量,方舟散文之作,篇篇皆美文也。譬若《扶风文化生态游导游词》一作,我最先是在网上发现的,当时扶风采风作品在网上看到的也不少,而唯独这一篇令我称奇,我当时回复曰:敏思妙想,文式新颖,如线串珠,琳琅满目,扶风景观,一览无余。美哉斯文,非兄者谁?当时方舟回曰:此为整理采风笔记时,率意而为,并非正式文章。见笑了!我又回复曰:举手抬足有题材,嬉笑怒骂皆文章,率意之中见功力,虽非正式亦佳章。再看作者在谋篇时所用的标题,就是一首很规整的五言诗:怀古传薪楼,赏花渭河滩,观景七星河,驻足风情园,礼佛法门寺,采蜜野合山。有幸看到他把这篇率意而为的文章,也集结到这本散文集中,正好推荐给大家好好看看,品味品味,看我所说言之有过乎?

《飘落的樱花》是一篇回忆性的纪念文章,主人公是李子青先生。李子青者何许人也。八十高龄,因病住院作者看望时被李老的一句话:“一抔净土掩风流”所触动,所以在李老去世二十三年后,回忆说这句“似在调侃,其实也是有其深刻含义的”话时,李老讲了唐代名将哥舒翰未能保持英雄气概最后叛国投敌被敌所杀的故事,抒发对人生恪守晚节的凛然浩气,对人生价值的不懈追求。这也是借帮朋友之口,明作者之志,情顺理通,毫无凿痕;借友明志,是其文思;病床吐愿,是其文理;诗说故事,是其文笔。

谈到文笔,自然还包括对自然景物的描绘;“你看那伏在桥栏上或走在渠边上的游人,那两岸的垂柳,沿河的建筑,古老的、现代的、黑白的、彩色的,男人、女人,妍的、丑的,倒映在平静的水里,依然显得多彩多姿,层次分明,似乎那水底还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到了晚上,水上起了雾,那水上的船只、桥梁,两岸的房和树,都涂上了一层迷离之色,霎时绘成了一幅水墨画,勾起我对美的无限想象空间,恍惚间觉得到了一处美妙的梦幻世界。此时我竟觉得这碧绿的水成了画家笔下的五彩池,周庄成为一块平展的画布,各种异样的美景正在这里迤逦展开。”这九寨沟的水是由魂魄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生灵。数万年以来,她在九寨沟山林之中一刻不停息地流动着,变幻着,随着地形的变化,时而化为沉静的少女,时而化为激越的壮汉,时而优化为豁达大度的智者,以自己的多彩多姿装点着这个世界。

                      线  

《浸满泪水的强颜欢笑》由“观看昆曲《梁山伯与祝英台》时的深切感受”这一点,使“我平生所经见的浸满泪水的强颜欢笑,也一幕幕从我眼前展开。”于是,七十年前母亲为赎回我父“眼含泪水,强笑着为在座的几位乡绅斟酒”;1965年听姬凤兰自述沦落妓院后“脸上挂着泪水的强颜欢笑”;“今年春节,是呼格冤案昭雪后的头一年,尚爱云一家又喜又悲,他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不禁露出浸满泪水的强颜欢笑。”七十年来一条线,强颜欢笑成一面,让人深感“灵魂最深处的撕心裂肺,化做泪水的强颜欢笑,最痛,最苦,最累!”所以作者强烈呼吁:但愿在我们这个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里,‘浸满泪水的强颜欢笑’少一些再少一些,让人民真正生活在发自内心的欢笑之中。记得我在看到这篇文章时也曾发过感慨云:人生悲苦何处来,社会颠倒育祸胎。喜怒哀乐本自然,泪颜强笑非常态。春风化雨润万物,阳光入户驱阴霾。众生平等和谐时,何愁烦恼解不开。

在方舟的散文中出了点、线、面向融合的特点外,还有人、事、物,情、景、意的融合。《悲情葡萄藤》的人是“我”和杨永贵,物是葡萄藤,事是关于葡萄藤从移植、管理、保护、最后被毁以及永贵遭车祸而殉职的所有故事;《美哉野山》:“端午节中午,一瓶无色透明的槐花蜜,摆在我家餐桌上,女儿打开瓶盖将蜂蜜倾倒在盘子中的粽子上,霎时玉润洁白,满屋生香。”——全家团圆天伦乐情;“翘首四望,群山连绵,碧绿一片;向上看,层林丛集,直插云端。”“茂密槐林蓊蓊郁郁,几致密不透风。”——野合山广袤大气美景;“这里还有其叔父杨珣的墓葬,……这里就是杨贵妃的故乡。”——突出野河山人文历史厚重意。

方舟散文中篇篇篇皆见三者融合之美,这里仅是抛专引玉,还需读者细细体验。

                        文品  文德

方舟者,家起于贫寒,身立于父母,学积于师教,事成于友助,业精于勤苦,文发于感恩。他除了感恩于父母师长亲友之外,更感恩祖国,感恩社会。在第六辑中,《周庄,一个时代的甜美记忆》《乌镇,那一脉悠悠书香》《九寨沟,那醉人的的水景神韵》、《黄龙的杜鹃花》无一不充满着对伟大祖国的热爱,对祖国山河的赞美,对古老文明的景仰,对民族文化的颂扬。《台海南岸的中国梦》则深刻表达了作者对祖国统一、振兴中华和实现中国梦的强烈愿望。

在饮水思源中感恩一切,在哲学思辨中审美一切。“冷峻也可以称之为美吗?我曾经不以为然,可是细细想来,许多事都是相反相成的:红可以称为美,白也可以成为美;雄壮是美,凄婉也是美;长相靓丽、威风凛凛的武旦穆桂英是美,长相不雅、高度近视的丑角七品芝麻官不也是美吗!既然热烈、红火是美,为什么冷僻、严肃不可以是美呢!峣峣易折,皎皎易污,桃花雪那超凡脱俗的美,美且美也,但不必美到极致,更不必美在早春之初的大地上,美的不得其时、不得其地啊!哀哉,哀哉!”“极致是一种境界,所有美的极致及终极目标前面,都有一条长长的拼搏之路、攀登之路,都有深深的脚印、苦涩的汗水,甚至都有翻江倒海、九死一生的战斗。为达到极致而不懈奋斗的精神也是一种财富。”由于作者有了这样一种境界,才在老年之后,埋头书案,如老牛反刍般“回顾一生走过的路,重新咀嚼经历过的酸甜苦辣,成败得失” ,然后以心所悟,行诸于文,倾情于《故乡的刺玫花》,感恩于《那一抹虹霓》;草根情怀,代耕地言其家族之梦;慈悲心肠,为玉英洒下怜悯之泪;拨亮心灯,寻觅大山之性格;认真读人,善解上帝之眷顾。

方舟有云:作家艺术家能否在作品中注入充沛的感情,是一个作品得失成败,品味高低的重要标准。艺术要打动人、感染人,靠什么?就是靠感情,靠作品所营造的那种浓郁的感情气氛。他就是按照这样的标准,写人写事,写物写景,写意写情,用自己篇篇美文为文学大观园增色添彩。

“正忆念”一词源于《妙法莲华经》:“心意质直,有正憶念,有福德力。”正是方舟的散文集让我把这个词与“正思致”、“正能量”连在了一起并作为本文标题,就是寄望于我们的写作爱好者要以心意质直的品德,发挥正忆念、正思致的福德力,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为社会增加更多的正能量。

最后有四言之句以为结束。

春夏之交,花木正盛。雾霾散去,天蓝水澄。宝鸡文坛,又添新景。一抹红霓,感恩真情。浩瀚云林,苦心经营。甘于寂寞,夜半青灯。手在键盘,思绪沸腾。人中贤哲,文笔天成。诗词散杂,题材全能。与日争时,不负今生。终于实现,作家之梦,个中酸甜,内心自明。俱已往矣,消停消停。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