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那一尊塑像  

2015-03-18 16:18:29|  分类: 情感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那尊“塑像”久久站在现已消失多年的古老城墙上,经过六十年漫漫岁月的消磨,依然清晰地存留在我的记忆中:高高的身躯,孤独地站在那里,目睹我在上学路上渐行渐远的身影。我每每回头观望,她的身影由大到小,直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她就是我的母亲。

我的家,在豫东那一片黄河泛滥遗留下的黄沙地上。一百多户人家的小村蜷缩在南北长四百米、东西宽二百多米的圈子里。不知是何年何月,在村子周围构筑了一圈城墙,城墙外是涨满水的壕沟。我家在村子的最西边,院子背后就是长满酸枣树和杂草的旧城墙。登上城墙西望,越过沟沟汊汊的西坡,可以望到三里外的丈八沟。我的学校就在丈八沟西面三里路的土山店村。

那时,我正上小学五年级。开始时是走读,早去晚回,过了几个月就按学校要求改为住校,每周三和周六回家取干粮。母亲说,孩子这么小就在外边过夜,能放心吗?所以每到周三和周五我带上母亲准备好的窝窝头和腌菜,翻过城墙,涉过壕沟,走在上学路上时,母亲就站在那段旧城墙的城垛上,一动不动地望着我,直到我过了丈八沟,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就这样,直到小学毕业,我每次走过丈八沟回头望时,那个小黑点一准还在那里。以后,我上了县立初中,离家远了,每两周才回家一次;再后来上了郑州高中,每学期才回来一回。每次回校时,母亲总是含着眼泪唠唠叨叨地说个没完,临了就站在那段城墙上目送我,直到我过了丈八沟,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有一次,我对母亲说:“我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了,你就别再操心了。”母亲喃喃地说:“娘的一个心全在你这儿。你再大,在娘的心里也还是孩子。娘这一辈子一个字不识,该着穷一辈子、苦一辈子,你是娘的盼想,你要好好读书,明天过上好日子啊!”

以后我上了大学,慢慢懂得了:母亲心里所装的是人类历史上一种最伟大的爱---母爱。儿子不仅是母亲生命的延续,更是母亲的希望和未来,甚至是母亲生活和生命的全部。

1998年,走过八十年艰难历程的老母亲离我们而去。她是在一个夜晚平静离世的,没有留下任何遗言。我想,她是放心走的,因为她已经看到我们兄妹都如愿过上了他所盼望的好日子,再也无牵挂了。

在母亲的遗体旁,我想到那个站立在城墙上的身影,她忽然高大起来,像一尊顶天立地的金石塑像,在我们豫东这片原野上熠熠生辉。

从那以后,我也步入了老年。不知是母爱的传承,还是在抚养子女的经历中心有所悟,我的心也不由自主地沉入对子女的深深依恋之中。每至周末,我都会静静呆在家里,倚门盼望着子女们的到来,在这相聚的不长时间里,为他们的喜而喜,为他们的忧而忧。在他们离去时,我都会趴在窗户上,像当年母亲目送我上学那样,目送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此时,我会蓦然感到,脚下的楼板变成了家乡那段早已消失的城墙;而我自己,也变成了在儿女们的眼中那个愈来愈小的小黑点了。

2015.3.18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