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迷离的光影  

2015-02-08 15:52: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彩炫目的光 在黑暗中苏醒,陆续闪亮 我的思念 就在这城市光廊, 慢慢发芽。分不清楚,是真实或想像, 全是掠影浮光”。

台湾歌手杨宗纬一曲《光影》之歌,犹如一条悠长的时光彩带,将一幕幕潜藏的遥远记忆从暗影中徐徐牵出。恍然觉得,历年所走过的路,就是一条由无数灯盏连接而成的长廊,时而迷幻、时而清晰,走过一盏前面又有一盏,历经中年,直到老年。

不是么,人生在世,一开始面对的就是混沌一片,犹如行走在暗夜。前面有一丝亮光,就借着往前走;再前面还有亮光,再往前走,就这样走完了一生。

我记忆中的第一个灯盏,是灯头豆样大小的煤油灯。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的冬夜,我躺在温热的连锅炕上,一觉醒来,见陪着母亲纺线的那盏煤油灯还亮着,纺车的嗡嗡声响着,又闭上眼睡去了。那时我想,任凭黑夜无边,只要有母亲身边这盏灯在,我就安然地做我的梦。就是这盏煤油灯,照着我度过了童年。

以后,少年的我走进了学堂。学校离家六里,一早一晚需要摸黑走路,一盏纸糊的灯笼提在手里。父亲说:“好好上学吧,有了文化就像手里这一盏灯,不会再像我,一辈子做睁眼瞎了”。

但是,夜路走得多了,我发现与灯笼并行的还有在暗夜中忽明忽灭的另一种灯。有一天夜很深,四面荒郊野岭忽而也隐隐约约点亮几盏灯,难道那里也有夜行的学生?回家问母亲,母亲说:“那是鬼灯,它只给迷路的鬼魂照明,遇见人它就会躲得远远的,不碍事的。”尽管那时闻鬼色变,可是我们同行的有四五个人,仗着群威群胆,一度越过田野追逐过鬼灯,果如母亲所说,你撵它就跑,你停它也停,总也接近不了它。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游荡在空气中的磷火,只有在夜间一定温度下才会出现,就像现在人们头脑中的虚拟世界一样。

后来上了初中,班主任老师说:“从现在起,你们个个头上都要亮起一盏灯:上大学。没有高远的志向,就没有方向,就没有动力。”这就是一盏虚拟的灯,这盏灯确实也照亮过我,我学习努力,以高分升入高中。高二时,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又告诉我们:“要立志成名成家,当科学家、文学家或历史学家,有了这个志向,你的前途就会一片光明。”这又是一盏虚拟的灯,我信了。在一次谈志向的演讲会上,我精神昂扬地一下列出了三个志向,要当物理学家、文学家、历史学家。老师笑了:“你点的灯太多,就像暗夜里的鬼灯,光影迷离,你循着哪盏灯走?我看你还是选文学吧,这方面你还有一定资质。”

老师的话,又一次勾起我对鬼灯的记忆。说也奇怪,这年假期,我背着沉重的行李,不辞午夜回家探亲时,在一处乱坟岗上迷了路,似乎四面都是鬼灯,光影迷离,个个眨着眼睛。尽管此时我陷入一种巨大的恐惧之中,但头脑还算清醒,我环顾四周,发现东北方向酷似一所茅屋窗户上透出的那盏灯,稳定、恒久,而且明亮,就毫不犹豫地穿过坎坷的田野直奔而去。那正是一个村的饲养室,一位年过六旬的老饲养员帮助我回到了家乡。

高中毕业时,有老师指点迷津,我选定了文学。我相信,这盏灯就是我在午夜里选定的那一个村饲养室的灯。后来我进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虽然未能成为作家,可还是当了记者,也算是文学的近亲。就在这条路上,我一直走到花甲之年。

我想,每一个人在前进的路上都悬着许多盏灯,有明亮而稳定的,也有飘忽迷离的。选对了你就可以径直地走到生命的尽头,选错了你也许会永远迷乱在荒野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