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一根藤条有多长  

2014-09-16 20:27:14|  分类: 情感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冬天,我在一个半山区小村蹲点,结识了一批农民朋友。其中有一位秦姓小伙,非常热爱文学,天天晚上缠住我给他讲李白、杜甫。半年时间,我们建立了很深的感情。第二年春荒一过,我奉调回机关工作。临离开时,他恋恋不舍地说:“你千万别忘记我这个学生,要常常想着我。”我说:“我会的!”他说:“我说的‘常常’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十年八年,而是很长很长。”我笑着说:“很长很长是多长?”他想了半天说:“就像我们山上的藤条那样长。”

这个小伙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追问:“你说的藤条究竟有多长?”他笑着说:“六十丈。一丈就是一年,你要想我六十年啊!”

“吹大牛!从这山脚到山顶也没有那么长。”我有点奚落他。

这时他倒认真起来,急着说:“真的,我没有诳你。我十岁的时候……

他说,他十岁的时候有一次跟爷爷进山砍柴,爷爷见一根藤条长得长长的,说:“这么好的藤条,咱们慢慢把它盘起来不要弄断,割回去可以编一张顶好的藤椅。”他们小心地从东边的半山腰盘起,还未盘到沟底,爷爷已经扛不动了,只好惋惜地割断另盘。刚刚盘过沟底,爷爷又扛不动了,只好又割断再盘。就这样,一直盘了五盘,几乎到了对面的山顶才撵到葛藤的根。爷爷说,那根藤条至少有六十丈长,藤条一年长一丈,长这么长得六十年呢!

“那后来呢?”我有点相信了。

他说,这根藤条拉回家后,爷爷用它整整编了四张藤椅,还编了一个簸箕。打这以后,这根藤条的事就挂在了爷爷的嘴上,逢人就说,说的满村子人都知道了。这还不够,他还把这根藤条和交朋友连在一起,说真正的朋友就要像这根藤条那样,穿山跨沟,再远也不能断。

“爷爷这是不是话有所指啊!”我追问。

“爷爷是指的他和小黑爷爷交朋友的事啊!他从十几岁和小黑爷爷好上了,整整六十年,没有翻过脸,更没吵过架。”

爷爷说,那还是前清时候,他刚十六岁,和邻村小黑一同进山割竹子,遇上大风雪。他们背着沉重的竹捆往回走时,爷爷不小心滑落山沟,左脚还被竹签扎伤,一步也走不动了。小黑扔下竹子,冒着刺骨的西北风,背起爷爷摸黑爬了二十里山路,才回到了家。从那以后,两人就结成了生死之交。谁家有事,只要听说就会不请自到,当成自家的事来做。爷爷说了几件事,我至今还记着。

有一年六月,夏忙刚毕,家家户户都在扬场晒麦。傍晚时候乌云积聚,似有一场暴雨降临。小黑奶奶托人捎信说,他们家八石麦子正摊在场上,小黑爷爷有事回不来,叫爷爷过去帮忙。当时我家场上也晒了三石麦子。爷爷给奶奶说了句“家里的麦子交给你了”,拔腿就往小黑家里跑。小黑爷爷家里的麦子下雨前全部收起了,可我家的麦子由于奶奶身小力薄,有一多半淋了雨。第二天一早小黑爷爷过来感谢,爷爷说:“谢什么?一尺没有一丈长,咱们是啥关系!”还让奶奶做了臊子面款待,两人说到天黑才散。

还有一年春天,南山的土匪要扩大队伍,拉上了爷爷,非要他当土匪不可。爷爷说啥也不干,土匪头子打得他浑身是血死去活来,丢在山下一个叫鬼打旋的地方。一个过路的行人看到爷爷奄奄一息,问过情况给小黑爷爷捎了个信儿。第二天,小黑爷爷就从百里以外赶着大车过来把爷爷接回了家,爷爷养了半年多身体才好起来。爷爷回忆这一段时,含着眼泪说:“《三国演义》上有‘恩同再造’”的说法,这就是‘恩同再造’。这种朋友情谊,我一辈子也还不完,得用两辈子、三辈子来还”。

打这儿以后,爷爷总想着给小黑爷爷做点什么。有一次两人在一起说闲话时,小黑爷爷唉声叹气地说:“看来我这一辈子只有一个女儿的命了,大夫说我老婆不能再生养了。”爷爷着急地说:“没有儿子咋能行?我来想办法,不能生可以养啊!老辈人不是说过‘螟蛉之子’么,咱们抱一个。”爷爷联系他的朋友四处打听,半年以后终于打听到周至地界一家父母双亡只留下一个月子娃无人照看,马上赶了过去,和他们的家族好说歹说,用五斗小麦换回了这个娃。小黑爷爷一家喜出望外,给孩子起名天降,在村里做了满月宴,一直当亲儿子对待。孩子聪明伶俐,后来高中毕业,还当了村党支部书记。小黑爷爷说,这得感谢我爷爷,天降是爷爷从老天爷那里领来的呀!

到了五十年代初期,两个村子都成立了互助组。可我家穷,没有牛入不上组,耕种困难。小黑爷爷经常把牛牵来为我家帮忙,两家联系越来越多。这时,小黑爷爷的女儿和儿子天降,我的父亲和小姑也都大了。有一年秋天忙毕,小黑爷爷提了一壶酒、一块肉来到我家谝闲话。席间,小黑爷爷说:“你看孩子们都大了,他们相处得也不错。我看咱们干脆两家合一家,让你家的大儿子娶了我家的大女儿;我家的天降娶了你家的小女儿。你看咋样?”爷爷一听,拍着大手说:“好,好哇!我早有这个意思,孩子们也会同意的。咱们一言为定!”后经两家商议,第二年春节一过选择吉日,两家就办了结婚仪式。办喜事那天,两个村子人山人海,连周围的村子也都来看热闹,说像这样的奇事,人老几辈都没有见过。

前年冬天,爷爷已经76岁,重病缠身卧床不起。他自知不久于人世,把父亲和我叫到床前说:“我这一辈子没大本事,就是交了小黑这个好朋友。常言说‘一辈辈儿朋友三辈辈儿亲’。今后我们两家的情谊,遇到再大的沟坎,哪怕是穿山跨沟,也要走下去。可不能断啊!”父亲含着眼泪答应:“我记下了,现在我们一时亲里套亲,不会断的。”

秦姓小伙讲完这些故事表情沉重,似乎思绪还沉浸在爷爷过去那段岁月里,我也很受感动,说:“朋友情谊就应当这样。你爷爷说得对,真诚的友谊应该永世长存!”我从那个村子离开后,几十年间同小伙一直保持着联系,多次和他一起研究古典诗词,他爷爷的那些故事我也一直记在心中。

                             (2014.9.15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