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无法偿还的债务  

2014-11-19 11:47:28|  分类: 情感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年前,无情的病魔夺去了母亲的生命。再过十天就是母亲的忌日,每至此时,一种负债的沉重感就会压上我的心头,而且愈来愈重。这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偿还的债务,直到母亲忌日那一天我在心里暗暗向母亲悔过之后,方才轻松一点。

母亲的一生是在豫东农村度过的。解放前因为家穷,受尽了地主恶霸的剥削压迫,过着屈辱贫困的生活;解放后为将我们兄妹四个养大成人,受尽了苦和累。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大学毕业在陕西参加了工作,该尽一些孝,让母亲享享福了。有一年我在商店为母亲买了一件羊皮袄里子,雪白绵软,非常好看。母亲高兴地说“我也能穿上皮袄了”。可是展开一看,只有前后襟,没有袖子。我立即说:“妈妈,我怎么慌忙间买了个坎肩。你先穿着,我以后一定给你买一件上好的皮袄。”母亲笑笑说:“那好,我等着。”

一个承诺,就是一个债务。在以后的几十年间,我也多次寻找时机兑现诺言,可是缘于各种原因,总是一次又一次向后推延。

六十年代末,由于父亲因病去世,家里只剩下母亲和我的妻儿,加之小弟在外读书,全家生活处在困难之中。我的月工资58元,除支补家用已无剩余,几次到皮货商店看货,均因囊中羞涩只好作罢。

到了七十年代,妻儿农转非,母亲和小弟还留在家中,生活窘困状况更甚。买皮袄的钱不但未能攒下,反而欠了债,不得不还把未成年的小女儿送回家里交给母亲抚养。老母已年过花甲,还要为我带孩子受苦受累,我实在于心不忍,可母亲却笑着说:“我生来就是吃苦的命,为带自己的孙子吃苦,我高兴。”

1983年以后,我工作变动担任了一个单位主要领导。虽然生活仍不宽裕,但挤一挤买一件皮袄的钱还是有的。可是那时工作特别忙,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竟把买皮袄的事忘诸脑后。待过了四五年,母亲竟突发脑血栓瘫痪在床,先是在我和二弟身边养病,九十年代中期又接回老家由小弟奉养,直到19981029日去世。

母亲的去世,断绝了我最后兑现诺言的机会,让我坠入无穷无尽的追悔之中。母亲为了抚养儿子吃尽了千辛万苦,从未发过一句怨言,而且至死无悔;而作为儿子,曾经许下的诺言却寻找各种借口一拖再拖,致最终难以兑现。一念至此,不禁珠泪滂沱。可是泪水再多又有何益?这笔无法偿还的债务深深地撕裂着我的灵魂,纵使女娲氏再世,炼就世上所有五色彩石,也难以弥补这条裂痕啊!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可以拖,有些事拖不起呀!“子欲养而亲不待”就是一例,且不可为错过时机而遗终身之恨。

2014.11.19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