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西山上飞来的“紫蝴蝶”  

2013-04-10 08:12:5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伫立阳台凝视窗外,三盆盛开的鸢尾花,花叶繁茂,充满生机。那墨绿色的长条形叶片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荡漾,犹如大海上扬起的风帆;那亭亭玉立的花葶上个个顶着一朵鲜花,犹如一群紫色蝴蝶在翩翩起舞。十六年了,它们在这里顽强地生长着,没有培土,没有施肥,仅靠着一瓢清水,依然蓬蓬勃勃,给我带来了欢乐,也勾起起我对过去时光的一段段美好记忆。

1997年的春天,我受命到西山镇采访,完稿之余在街头徜徉时,见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骑着自行车嬉笑而来。我躲在路边定睛观看,她们个个头上都飞着一只“紫色蝴蝶”,显得优雅、别致、温馨,蔚然小镇的一段风景。我问陪同采访的王镇长:“这里怎么这么多紫蝴蝶?”他笑了笑说:“哪里是蝴蝶,那是西山上生长的一种兰草花,城里叫鸢尾花的,古希腊叫它‘彩虹女神’,也有人叫它‘蓝色妖姬’。”我说:“啊,真漂亮!我们下午去山坡上看看吧!”

这天万里无云。我们迎着炎阳在西山坡上攀登。山顶上有一个红砖绿瓦筑成的小屋,在太阳下闪闪发光,那是一座山神庙。待攀到庙前时,我们早已是满头大汗。王镇长指着崖边上一丛丛茅草说:“你看,那就是兰草,这里高寒,才刚刚抽出花葶,还未着花呢!”我下到崖下仔细查看,只见它们几丛拥挤在一起,四周的黄土早已被风吹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光光的石头,但它们裸露着的硕大根系却牢牢地抓住了一大包泥土,宛如钢筋铁箍一样牢固。我感叹说:“好顽强的生命!”王镇长说:“山高、风大、雨少,气候又冷,难为他们了!”

我欣赏这种生长在高寒山上的兰草,小心地刨出一丛,用塑料袋装好,回到市上栽到了花盆里。这就是我家阳台上那三盆鸢尾花的由来。

第三年的春天,王镇长打来电话说,有一个被群众称为苹果销售大王的姑娘,叫李碎兰,现正在镇上开会,希望你能来采访一下。当我赶到时已是下午3点多,一个身材中等,肤色微黑的俏丽姑娘已和王镇长一起在镇政府门口等我。握手之后,我突然发现,姑娘头上也戴着一朵鸢尾花,急问:“前年春天也是这个时候,我在镇上见到一群骑自行车的姑娘,头上一色带着这种花,那中间有你吗?”李碎兰笑着说:“我们这里很多姑娘春天都戴过兰草花,前年清明节过后我们西村七姐妹来镇上照过相,兴许你看到的就是那一次吧!”王镇长接上说:“不错,就是她们‘七姐妹’。我去过碎兰家,院内院外栽的都是兰草花。碎兰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的。这里把‘小’叫‘碎’,‘碎兰’就是小兰草的意思。”

采访在镇政府会议室进行,只见墙壁上挂着一张 “碎兰苹果销售公司销售示意图”,标着近3年来他们的销售成果:分别为100吨、300吨和1000吨。我惊讶地说:“1000吨,200万斤,了不起。都销售到哪里?”碎兰说:“大多是广州、深圳,也有少量出口。不过我们公司多为中介,直接运销的不多。”王镇长说:“碎兰公司可给果农解决了‘销售难’这个大问题,光卖苹果这一项就给全镇农户每人增加收入300多元呢!”

我问碎兰:“收购销售中遇到的困难不少吧!”

一句话似乎勾起了碎兰的万千思绪,她沉下来半天没有说话。在王镇长的提示下,她才用低沉的声调说:“一言难尽啊!我们镇的果农分散在全镇方圆200多公里的山坡沟岔里,我们几个姑娘就凭着几个自行车来回奔波,每在一个点上收完又要联系客商拉运,辛苦不说,经常连饭也吃不上。更可恶的是,有时候苹果收好了,客商变了卦,眼看着一箱箱果子堆在那里,气得我们直哭。”

看着碎兰那沉重的表情,我脑海中飘起几个姑娘在崎岖的山路上穿行的影子,我甚至看到了她们守着堆积如山的苹果哭泣的泪眼。此时,我想起了王镇长在山神庙前赞扬兰草的那句话:“难为他们了!”真的,在这群山连绵的恶劣环境中,她们几个姑娘能办起这样为农服务的公司,销售这么多苹果,实属不易。我也不禁地赞扬她们:“好顽强的生命!”

“在这样的大山中奔波,你们遇到过危险吗?”我问。

碎兰接上说:“咋没有呢!有一次我去离镇上30多里的一个客商那里收款,怀揣着5万元现金小心翼翼地往回走……”谈话中我突然想起市电台的一则报道,题目是《独行女智斗歹徒》,这个独行女恐怕就是眼前的碎兰吧!碎兰说:“那天太阳已经偏西,离镇上还有20多里路时,不巧自行车坏了,只好撂在附近老乡家里步行。这时突然一个骑着摩托车的青年,停在我的身边,狞笑着说:‘是到镇上去的吧!你看天快黑了,又没有班车,咱交个朋友,我带你过去。’说着就要对我动手动脚。我看他五大三粗的,硬拼是斗不过他,只好顺着他说:‘那好,前面五里村有个小旅社,咱们到那儿再说行吗?’那歹徒将信将疑地说:‘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啊!可不许反悔。’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座上,悄悄地给我在镇上工作的三哥和镇办公室的一位朋友发了个短信,意思是:我遇到了歹徒,赶快骑摩托车朝五里村方向公路上救我。”

“后来呢?”我急着说。

碎兰说:“那歹徒还浑然不知,只是急着赶往五里村。就在快到村口时,三哥和那个朋友已经拦在了前边。接着两人就对那歹徒一阵乱打。我说:‘别打,把他送到镇派出所处理吧!’以后经派出所审查,原来这人是一个流氓惯犯,判处拘留了十五天。”

“这真是有惊无险,多亏你应对有方,不然就吃了大亏。”对这位姑娘的机智,我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种深深的敬意。

在此以后,我由于退休在家,同碎兰和她的公司就失去了联系。上周的一个上午,久违了的王镇长突然来访,一进门就说:“你看,我给你把谁带来啦?”我一看,这不是碎兰么!虽然已届中年,大模样一点未变,还显得那么干练。

落座后,我问:“你们的公司办得还好吧?”

碎兰笑着说:“我今天就是来给老领导说说,碎兰公司因为西山这几年苹果品种退化,又未能及时引进新品种,生意难做,已经在前年宣布注销。我们已经转战城市,分头经营其它商品了。我们七姐妹中有两个赴广州、深圳发展,其余五个都在市上,有经营餐饮的,有贩卖蔬菜的,现都住在东仁新村。我现在经营着一个土特产专卖店,专门销售西山生产的核桃、花椒、大枣和民间手工艺品等,生意做的还可以,去年还赚了十几万元呢。”

我高兴地说:“这太好了,你们这一群‘紫蝴蝶’终于出山,飞到城里来了。以你们能吃苦耐劳和机智勇敢的精神,一定会在这里闯出一片新天地。”我说着带他们到阳台上,“你们看,十六年前我从西山移植来的兰草,在这里不是依然生得郁郁葱葱的么!”他二人看了那三盆鸢尾花,也不禁惊叹。我说:“碎兰,下周周六中午,在潮州大酒店,我请你们五姐妹聚会一次。你通知她们,一定得来,还要个个戴上你们的 ‘紫蝴蝶’。”

碎兰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说:“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不过我那店里没有兰草,那几只‘紫蝴蝶’还得从你家阳台上摘取呀!”我说:“这个自然。这几盆兰草取自于西山黄土,再用之于美化西山朋友,得其所也!我高兴。”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