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雕刻在记忆中的噩梦  

2013-01-06 17:34: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夜,豫中平原上漫天乌云遮住了星月,凛冽的西北风呼呼地刮着。一个十四五岁的青年,身负被褥行李,莽莽幢幢地摸黑穿行在回家的路上。这个人就是我。

那时我正在郑州上高中,期末考试下午刚刚结束,我就迫不及待地打起背包,急急地踏上探亲之路。我沿着陇海铁路向东,数着横在铁轨下的一道道枕木,步行将近五十华里,从一个名叫郑庵的小火车站下了铁路。这时已是夜里十二时左右,余下还有三十里沙路,我只有在茅草窝中的小路上摸索前行了。无边的暗夜严严实实地包围着我,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脚下传出我踏在沙路上的“沙沙”声。紧张、恐惧一起袭来,我似乎在奔跑中走过了二十里路。

“再有十里路,我就可以到家了。”我松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

可是,过了离我家仅六里路的罗宋村,在村东的沙岗里我莫名其妙地迷路了。本该向东南的路,我却迷迷糊糊地向南走去,走了很长时间,觉得应该到了外婆家闫家村了,可是横在我面前的竟似乎是无边无际的树林,周围全是丛生的荆棘,把我的裤子和行包挂出了几个口子。我像无头苍蝇东碰西闯,总也走不出去,急出了一身冷汗。我从小不信鬼神,母亲曾给我说过有人走夜路碰上“鬼打旋”的事,我总说那是瞎编的。此时想起母亲的话,“难道真的有鬼?”我犹豫起来,一种莫名恐惧陡然而起,我头发丝直立起来,脊背上透出丝丝冰凉。

此时我突然意识到,方向错了。出罗宋村应该向前走,我怎么向右拐了呢!于是我又转向左拐,向树林稀少的地方走。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像是树林的边沿,一个土堆挡住了我。我仔细查看土堆的轮廓,又看到旁边的一条光滑的小路,似乎在哪里见过。猛然间,一种巨大的恐惧迎面扑来:“无头女人墓!”霎时间,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无头女人墓”,是我上高小时经常走的一条小路旁的一个坟墓。当时只听说这里埋着一个二十八九岁的无头女人,是因为丈夫家族嫌她败坏门风将她的头切下的。那时,我们每过此地时,经常用“无头女人出来了”来吓唬人。没有想到在此暗夜之中,独独让我碰上了。我醒来之后,一眼望见东北方向有一处亮光,就穿过麦田,不顾一切地向那里奔去。这是一个只有八九户人家小村的大队饲养室。饲养员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看见我背着行李慌慌张张进来,忙问:“孩子,这么晚了,你从哪里来呀?”我喘着气说:“从郑州放假回来,迷了路。”他问清了我所在村后说:“这么晚走夜路,不应该呀!走,我送你回去。”老人帮我背上行李,一直伴我过了村东的丈八沟,远远可以望见我们大队饲养室的灯光了,我说:“大爷,谢谢你,那亮灯的地方就是我父亲所在的饲养室。”老人又嘱咐了几句,才返身回去。

母亲听到叫门声从睡梦中醒来,为我做饭烧汤,又唠唠叨叨说了我半天,帮我铺床烤被,直到扶我睡下。一觉醒来天已大明,我这才将昨夜的惊吓告诉了母亲。母亲笃信鬼神,听了后霎时脸色煞白,战战兢兢地说:“我的儿啊,你是要娘的命呀!你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的吗?她是因犯了族规死的,到阴间不能托生,她是要找替死鬼呀!幸亏你命大,要不是就回不来了。”

听了母亲的话,我着实更加后怕,可我还是拍着胸膛说:“哪里有鬼,我怎么没有见着?”不过我还是缠着母亲,要她说说那个无头女人的故事。

这件事发生在解放前夕我母亲娘家的那个村。一个天性懦弱的闫姓青年经父母包办结了婚,可女方并不爱他,在有了一个女孩之后,与村里另一个小伙相爱私通了。她丈夫明知此事也不管不问。可是他家族的几个浪荡子弟,有人说是偷腥被拒,有人说是要为她男人打抱不平,可他们都打着维护族规的名义,声言要清理门户。女子听说后,曾提出让丈夫休了她,还她自由;同时继续与情人来往不断。

一个漆黑的夏夜,丈夫出门在外,女人出来小解,突然从院墙外翻进来两人,两声枪响过后,女人倒在了院里的锤布石旁。刚刚八岁的女儿从屋里跑出来,看见母亲遍身鲜血,提出要找大伯过来。女人拖着微弱的声音说:“不!去叫你叔叔来。”她说的 “叔叔”就是指的那个同她相爱的小伙。女儿刚刚出门,那几个打黑枪的人又进来了,他们见女人未死,又一起把她按到锤布石上,用铁锨活活地将她的头切了下来,遂扬长而去。当女儿领着那个“叔叔”回来时,母亲已经身首两处。第二天女人的丈夫回来,看着死尸,摇摇头,无奈地将女人埋在了那座祖坟边角的小路旁。

这血淋淋的一幕,在我的心灵深处割开了一个深深的伤口。过去我多次听说过旧社会的封建家族处罚违反族规的事,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此残酷地处罚一个在包办婚姻制度下挣扎的年轻女子。他们是在维护家规吗?那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去做,却采取卑鄙的暗杀手段?他们是偷腥被拒,而后萌生歹意,假族规以泄愤吧!那也过于歹毒了。不过,据传说这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有一个更有力的人物,就是他们家族中那个独霸一方的恶霸地主,在以此方式转移视线、搅乱一方。可惜在解放不久,这个恶霸分子就一命呜呼,再也无从追查了。

几十年过去,也许那座“无头女人墓”早已湮没。但那个晚上的惊魂一幕,那个女人惨死在锤布石上的惨烈情景,已变成了挥之不去的噩梦,深深地雕刻在我的记忆里。此时的我,倒愿意世界上真的有鬼神,也许那一晚上的惊魂真的是那个屈死的冤魂在向我警示,要向我倾诉她的血泪冤屈,要我拿起笔来,诅咒和埋葬那个不平的世界和杀害她的那些刽子手们,以便她早日托生在当今这个光明的世界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