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一株永不挪窝的玫瑰  

2013-01-25 20:09: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株永不挪窝的玫瑰!”每至春节,这句深情的话语就会在我耳边回响。它是我的战友王佩娥(播音名字王雨)在25年前离开她一生所钟情的播音岗位时,眼含泪水在欢送会上说的。

我们宝鸡广播电台从1958年成立至今,已有近55年的历史。其间,能与电台共生共长长达30年之久的,唯佩娥一人而已。电台筹建时,佩娥因长相靓丽,嗓音清脆,被调到筹备组担任播音员。当时因佩娥肤色偏黑,人们开玩笑地叫她“黑玫瑰”。30年中,这株玫瑰从含苞的花蕾,到怒放的花朵,又到叶落花残,一时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电台。在电台历届盛开的播音员之花中,佩娥无疑是开得最长久,也是最靓丽的一朵“台花”了。

佩娥并不是广播事业的“天之骄子”。刚进电台时,她还是一个羞涩的大姑娘,播音也不标准,有人戏称她的播音是“宝鸡普通话”。可是坚强的毅力和不屈不挠的性格成就了她的事业。经过两三年的学习苦练,她的播音水平突飞猛进,常常一篇极为普通的通讯稿件,经她的播出竟成为声情并茂的好文章。一个调到外地工作的老同志故地重游时重听她的播音大吃一惊:“这是王雨吗?真是脱胎换骨,羽化登仙了。不但字正腔圆,而且音色优美,音域宽阔,堪与中央台的播音比美。”从此,她在电台“播音一姐”的地位确立,再无人能够企及。

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调整整顿,电台改无线为有线广播,机构撤并,人员精简。不少记者、播音员另寻高枝,有的调到更高一级的新闻单位工作,有的转到党政机关升迁成了官员……。当时有人劝她:以你的才貌和人品,找找领导调一个好单位不会费多大力气,到哪儿也比留在这个广播站强。可是对广播事业的热爱留住了她,佩娥表示她那儿也不去,广播站就广播站,我还搞我的播音。由于她和她的战友的坚守,这个广播站依靠给各县区广播站传送录音带和在大街上安装大喇叭的方式,坚持播送全市的重大新闻,直到1980年宝鸡电台重新恢复无线广播。这一年的春节,当市委宣传部的领导慰问时说她坚持广播16年劳苦功高时,她脸上漾出自信的笑容,说:“是呀!16年把我从一个大姑娘变成了中年妇女,但是它让我懂得了坚守,坚守就是胜利。现在广播的春天不是来到了么!”

1980年元月,电台闲置了多年的发射机重新开动了,一股强大的无线电波开始在西秦大地上空回荡。这一天清晨,在市区河滨公园锻炼的老人打开收音机,收到了与往常不一样的信号:“听众朋友,听众朋友!宝鸡人民广播电台从今天开始正式恢复播音。我是王雨,现在播送宝鸡新闻。”几位老人高兴地相互传说:“宝鸡台,宝鸡台!王雨,王雨!又听到王雨的声音了,还是那么清脆,那么亲切。”

佩娥的事业心极为强烈,为了完成一个任务,她不但可以废寝忘食,有时还可以不顾一切,甚至不怕得罪人包括得罪领导。这在电台恢复播出后我担任台长的十几年中体会殊深。那时,随着新闻改革的深入和播出时段的增加,急需培养、组建一支合格的播音队伍,这一任务毋庸置疑地落在了她的身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既要坚持播音,又要举办播音员培训班,常常夜以继日地工作,从未叫过苦。在人员选拔的标准上,她要求极为严格,达不到标准的坚决淘汰,任何领导说话也无用;达到标准的,或者有培养前途的,她坚持选用,决不让步。有一位试用播音员,台领导认为听众反映播音中陕西味太浓,提出不予调入。佩娥坚持己见,说此人为可造之材,为此与领导吵得面红耳赤。她还拿出自己做例子,说:“我过去也是‘陕西普通话’,现在不是改过来了么!为什么她就不行?”她甚至以自己的职位作赌注说:“我愿意与台上签合同,如果一年内培养不出来,我愿辞去播出部主任的职务。”遇此情景,我们在这位执拗的老大姐面前只好让步。经过她的努力,台上第二茬、第三差播音队伍先后培养了出来,较好地承担起了电台十数年间的播出任务,得到了广大听众的认可与赞扬。

在我任台长的十几年中曾进行了几次重大改革,包括部主任聘任制、工作人员招聘选聘制、改部分节目的录播为直播等,每一次她都是坚定的支持者。每次当改革遇到困难时,她都是冲锋在前,大声疾呼 “不改革哪有出路”。也有一些老人劝她说:“人老了,别急,慢慢来。”她说:“能不急吗?你看电视上来了,报纸上来了,广播不再是一花独放。我太急于通过改革把广播节目的质量搞上去了。”正是由于像佩娥这样一大批同志的支持,电台的改革才得以顺利进行,十几年间电台就由一个频率变为两个、三个频率播出,每天播出时间由原来的十几个小时发展到三四十个小时。

佩娥对自己的私人生活要求也极为严格。她虽然长相靓丽,而且较长一段时间内又是市上明星级的人物,为不少人所向往和羡慕,可是从未听到她有什么绯闻。这在那真假绯闻满天飞的年代,可谓凤毛麟角。有一次我们闲谈时说到婚恋,她说了一段似乎不无调侃的话:“人们不是说我是一朵玫瑰么!玫瑰在西方是爱情的信物,它不像月季一年开几次花,而是每年只开一次。我一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结过一次婚。当上帝把我现在的爱人送到我面前时,我一眼就看上了他、接受了他。我想,上帝是公平的,他给每一个人只配备一个对象,你就勇敢地接受,不然就是违背了上帝的意旨;可是你要是在此之外贪得无厌,还要多占对象,那就是贪污盗窃,就是不道德了。尽管我爱人只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干部,但我生活的很好,很满足。”我想,她丈夫一定是一位通情达理、长于管家的人,不然她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操心台上的工作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由于年龄到线,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播音岗位。在台上召开的欢送会上,她说了一段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的话:“我这一辈子就像一个‘从一而终’的女子,一进入电台就没有想过挪窝。播音是我一生所追求的事业,在这里我付出了艰辛,感受到了快乐,也获得了成就感。如果有下一辈子,我还要选择播音事业,还要做一株永不挪窝的玫瑰。”退休后,她仍然坚持听广播,为年轻播音员作指导,直到2000年她生命的终结。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