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西秦之冬  

2013-01-21 20:54: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西秦度过了的一个无雪的冬天,这在我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入冬以后从一九到二九,干渴的麦田一直盼着雨雪,可是往往天空中刚刚飘来几片白云,立马就被一阵狂风裹挟而去,留下的仍是万里晴空。二九甫过,天空上难得迎来团团乌云,立在村头的农夫们兴高采烈,似迎盛大节日,可是雪意虽浓,仍然片雪未下。恤农的农业部门调来飞机,飞跃云层之上洒下几吨银色颗粒,方才催下来一场一二毫米的瑞雪。可是进入三九之后,雪花就像一位娇羞的大姑娘,再也没有露过面了。

     农夫们失望了。我,一个雪的“粉丝”,所盼望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和“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的美景,也成了泡影。我沿渭河从西而东,穿越宝鸡峡,南望秦岭,北瞩陵原,迹遍神农故地,游弋岐阜雍城,除了冰冻如丝的河流,麦苗萎顿的田野和“枯枝败叶斗朔风”的山林,似乎整个大地已经了无生气。一个诗人说过:“画图难足西秦美,山水田林尽妖娆”。我这个蜗居西秦的老人也曾以此引为自豪。难道这些都会因寒冬的来临,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吗?

     我爱西秦之春,这里百花烂漫,麦浪滚滚;我爱西秦之夏,这里大河奔流,绿满山野;我爱西秦之秋,这里硕果垂枝,菽粟铺金。可是西秦之冬,她又美在何处呢?我把眼光瞄向巍峨的南山,无边的原野,瞄向散落于城乡的一处处文物古迹,一种明丽、一种朴实、一种深沉之感迎面扑来,心情为之一振。“这不也是一种美吗?”我似乎心有所悟,又一时难以描述。直到我的朋友姜妍到来指点迷津,我才将这种感受具体地描画了出来。

     姜妍是一位极为朴实的中年女士,从小到大从不施脂粉,着装也并不华丽。但是她那自信洒脱的气质,文雅脱俗的谈吐和锦绣如兰的文笔,赢得了同行的同声赞美,人们送她一个雅号:“褪去艳妆的美女”。她周日来访时,我把自己的感受告诉了她。她笑着说:“要知底里,请往我这里看!”我看了半天,突然“心有灵犀”:“啊!褪去艳妆的美女!”

     “对!素面朝天。你就以这个思路,去诠释西秦之冬,你就会发现,西秦之冬之美,比其之春、之夏、之秋毫不逊色。”姜妍说。

      巍峨的秦岭,那是我无限向往的地方。朝云暮雨,雾锁山腰,山色蓊郁,如墨如黛。盛夏时我所痴迷的避暑胜地嘉陵江源头,就在秦岭之巅。可是整整一冬,山头云雾极少,平时蓊郁的群峰显得轻灵而俊俏。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山石透过洁静的大气层,将它或明、或暗、或棱磳、或平缓那丰富多彩的色与形,如实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不会再有“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感叹,也不会再有“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感受。记得文革中,我与同在山区农村插队的伙伴们隆冬上山打柴时,穿没于洁净的山林之间,伐枯立木,饮山泉水,引吭高歌,满载而归时,那是何等的愉悦啊!看来,冬日的山野,比之春夏秋更有一番美的景致,一种纯净之美,一种简洁之美。

     麦浪滚滚,菽粟铺金,为西秦农村彰显了一种繁荣富庶的景象。当一辆辆联合收割机驶进成熟的麦田,一袋袋金黄的麦粒喷涌而出时,有多少摄影艺术家举起了相机,创作了多少幅优美的丰收图画啊!而今,绿油油的大地,黄橙橙的田野,在经历了春风的吹拂,秋雨的冲刷,全都褪去了昔日的艳妆,在凛冽的寒风中,享受着宁静与休闲。也许你并不喜欢那萎伏在地上的幼小的麦苗,不喜欢那披着寒霜的有气无力的油菜,可是摄影艺术家们仍然对着他们举起相机,在无边的田野上,照出了大气、照出了辽阔,也照出了蓬勃来。“大智者若愚,大美者若朴”,这是一种朴素的美,一种本色的美。有一首《想念冬天》的诗说得好:“其实冬天很优美,自然界脱去一件件外衣,露出赤裸裸的灵魂,潜伏到冬的骨髓,可以听早春拨节的声响。”朴素美的深刻内含,正是它内部蕴藏着的勃勃生机。须知此时那萎伏的麦苗,披霜的油菜,她们的强大根须正在以无坚不摧的毅力,向着地层的深度延伸,孕育着来年的灿烂、繁茂与丰硕。

     西秦的森林,是以她的多彩多姿而闻名于世的。尤其是位于北国佛都法门寺附近的野河山生态景区的刺槐林,其美其娇都为独树一帜。这里的刺槐林面积有二十万亩之大:春季槐花烂漫,四野飘香;夏日泼墨晕染,绿浪滚滚;秋天黄叶飘飞,硕果满枝。每年五月间,这里一年一度的“槐花节”都会引来数万嘉宾,拍照留影,蔚为壮观。而今,我悠游于寂静的丛林之间,观看那枝柯朝天的暗褐色树干,在呼号的寒风中舒展着筋骨,个个坚劲挺拔,如钢打铁铸。更有那数点寒鸦在树上筑巢过冬,迎着我们鸣叫,展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唐代诗人周贺有诗《冬日山居思乡》曰:“大野始严凝,云天晓色澄。 树寒稀宿鸟,山迥少来僧。忽然归故国,孤想寓西陵。”看来他对故乡冬日山林之美,还是很怀念的啊!

     我沿着冰冻的渭河缓慢前行,两岸的垂柳早已褪去绿叶,只留下丝丝长发。长达数十里的芦苇也已枯萎,被夷割已尽。我的视野空前开阔。此时坐落于西秦大地上的古色古香的文物古迹,在洁净的空气中纷呈而来:道教遗址金台观、石鼓山公园的石鼓阁和青铜博物院、诸葛亮殒身的五丈原、周公封地周公庙以及佛都法门寺等,比任何时候都显得靓丽多姿。我忽然心有所悟,这冬天的百花淡去、树木凋零,也许是老天故意安排的,他是要腾出空间,让这些老祖先留下的历史遗迹一展身手啊!他是要让我们这些后辈们循着这些遗迹,穿越时间和空间,重温发生在这块土地上数千年的滚滚风烟,学习、欣赏祖先惊人的智慧才能和优美的艺术作品。法门寺门前络绎不绝的参观人群告诉我们,冬天是文物古迹骄傲的季节,聪明的红花绿叶此时褪去,可谓正当其时也!

     我爱西秦之春、之夏、之秋,也爱西秦之冬。她以一种明丽之美、一种朴实之美、一种深沉之美填补了这一段寒冷的空间,为西秦之美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