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荠菜情浓  

2012-04-26 20:3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至春天,我都会想起家乡的一首民谣:“兄弟义,姐妹情,荠菜一窝几根莛。”小时候和妹妹一起采挖荠菜的情景就会重新萦回在心头。

腊月刚过,残雪尚未化尽,一冬天窝在雪下的麦苗迎着春天的阳光,已经慢慢扬起她那翠绿的嫩叶。中午稍微暖和一点,在妈妈的催促下,我和妹妹提着篮子,拿着铲子,就来到麦田里,寻挖那刚刚露出地面的幼小的荠芽。妹妹才刚刚四岁,看见一个露在雪上的绿叶,用她那稚嫩的小手,轻轻地扒开,一棵如榆树叶大小的幼苗裸露出来,高兴地叫:“哥,你来看,荠荠菜!”我说:“是荠荠菜。剜下放在篮儿里吧!”我们在无边的麦田里东寻西找,整整寻挖了一个下午,鞋上沾满了泥泞,裤腿和袖口全打湿了,妹妹的小手也冻得通红,可还在残雪上不停地跑着。我们一共才挖了一大把,刚刚盖住了篮底,可回到家里,妈妈笑着说:“啊,挖这么多!歇歇吧。明天给你们做荠菜饭。”第二天中午,我和妹妹每人端上了一碗稠稠的荠菜麸皮稀饭,妈妈调上了油盐,我们吃起来香甜可口。妹妹高兴地说:“这比糠窝窝好吃,咱们后晌还去挖吧!”

以后天气暖和了,麦地里的荠菜长得一天天硕大,路边、渠边、荒地里也长满了荠菜,我们有时边挖边玩,半天就能挖一满篮,回家可以调着吃、炒着吃、蒸着吃。那些日子,尽管我们家非常贫困,经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可是发愁的是父母亲,我们却在采食荠菜中享受着乐趣。

此后,我和妹妹都长大了、工作了,天各一方,一起挖荠菜、吃荠菜的机会再也没有了。可是当时的那份兄妹情谊,却依然存留在心里,依然是那样快乐、那样温馨。到了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我的儿女也陆续到了上学的年龄。有一个星期天上午,我叫上两个女儿说:“今天跟爸爸上原挖野菜。”

时值初春,麦苗正在返青拔节,麦地里的荠菜肥嫩、翠绿。女儿高兴地跑前跑后,忙着辨认、采挖;我则提着袋子站在一旁指导、收集。看着孩子们忙碌的身影,我忽然想起五十年代的一件往事。

那时我正在西安上大学。一个星期天,我们四五个同学结伴到城南的五典坡游玩,那里是传说中的王宝钏寒窑遗址。在寒窑附近的一块麦田里,有几个农村姑娘正在挖野菜,边挖边说笑,有一个还哼两句秦腔。我问正在锄草的一位老大娘:“她们那么高兴,在挖什么菜呀?”大娘说:“荠菜!”我说:“好吃吗?”她说:“咋不好吃!配上包谷面,做成‘宝钏饼’,就着蒜汁,好吃着呢。”“宝钏饼?”“就是在寒窑住了十八年的那个王宝钏呀,她传下来的。不信你们挖一些回去做成饼吃吃看,保管你们男娃越吃越好看,女娃越吃越漂亮。”我们几个同学听了大娘诙谐的话语,看着那群姑娘愉快的神情,都觉得羡慕不已。一个爱好写作的同学回校还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怡心悦目的田园生活—一群挖野菜的农姑》。

我和女儿在麦地里忙碌了一个上午。回家的路上,两个女儿拎着两袋荠菜,高兴得又蹦又跳。回到家,我爱人将菜择好洗净,用开水一炤,拌上葱蒜,孩子们吃得津津有味。以后每个星期天她们都拉着我上原去挖,直到荠菜长出了莛子,开满了雪白的花,她们才算作罢。

中国人吃荠菜的历史已有了数千年之久。从两千年前的《诗经》中咏唱的“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到现代著名作家张洁著的选在中学课本里的那篇散文《挖荠菜》,历代记录荠菜的诗文比比皆是。其内容大多一是说的荠菜可吃而且香甜,二是荠菜可供饥饿的穷人充饥。富人在享受山珍海味的同时,作为新奇,也想尝尝荠菜的香甜;穷人也因为它是野生的,不受私有制的约束,采吃的更多一些。所以无论穷富,对荠菜都怀着感情,都能在采食荠菜中享受到快乐。这已经成为我们民族的一个共有的情结。

我爱吃荠菜,同时也爱那种在采集荠菜中的温馨生活,像我们兄妹那样,像五典坡的姑娘那样,像我和两个女儿那样。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荠菜再次成为现代人生活的新宠。遍地开花的乡村民俗游,家家都少不了荠菜,连城里大酒店的菜谱里它也排上了座次。荠菜成为人们叙友情、宴宾客、拉关系的一个中介。

我最近就中国历史上这种经久不衰的“荠菜现象”,走访了一位经济学家。我问:“中国人这种‘荠菜情结’还能持续多久?”他说:“无可预见。因为这种情结植根于荠菜的骨髓之中。荠菜的强大生命力亘古少有,作为植物它冷暖皆宜,在严寒的隆冬发芽,在料峭的初春繁荣,在温宜的仲春开花,在暖和的暮春结子。它自古以来荣辱不计,始终保持在野地位,不须农夫耕种,不占沃野良田,不避荒僻林间。它作为蔬菜穷富不嫌,上可配燕窝鱼鸭,下可调葱姜蒜辣,亦可拌麦黍米杂。如此品德,焉能不长久立于世间?”

转眼之间,又到了春天。我由于年老体衰,很难再陪子女上原挖荠菜了。孝顺的儿女们就分别从东街西市,一袋一袋地给我买来了回来,或蒸或煮或调,将香喷喷的荠菜饺子、包子、凉菜摆上了餐桌。我们一家人,吃着,笑着,讲着故事,回忆着过去,享受着其乐融融的温馨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