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追悔  

2012-12-16 15:42: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有一段格言说:“仁慈的上帝,总是不停地在人间最亲密的朋友之间制造一些误会,以便使他们在这些误会被解除之后,友谊会变得更深。”可是,上帝这个仁慈的举动,却在我和我的一个朋友之间开了一个令人痛心的玩笑,他所设置的一个误会让我们整整相互怨艾了一十三年;当误会解除之时,我的朋友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我的这位朋友名叫中兴,是我在上高小时结识的;同时结识的还有鸿勤和保田。中兴与我同村,年龄最大;鸿勤和保田都在邻村,年龄次之;我年龄最小。我们四人同级同班,学习上互相激励,生活上互相关照,并发誓共同攀登学业的高峰。后来我们又共同考入县上的初中,虽不在同一班,但仍能互相关照,每逢周日常常一路回家,其乐融融。那时,我们都感到这种友谊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定会地久天长。

可是天不遂人愿。初中毕业后,除了我升入郑州高中,他们三个都先后就了业。中兴在本县一个乡镇商店当了营业员,鸿勤、保田招进西安一个国防厂当了工人。说实在的,那时我家最穷,本不应再升学了,可是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我开始说退学算了,他们三人却都在鼓励我,说我承担着四个人的“凌云壮志”,不能退缩,一定要上到大学毕业。中兴作为老大哥拍着胸膛说:我家情况最好,我又早工作了一年,你上高中前两年的学费由我出,每到开学时我会送来的。鸿勤、保田也说:那好,以后的学费由我们两个出。那时我真的好感激老天爷,他让我交上了这样好的三位朋友

离开学还有半个月了,父亲急如星火,到处找亲友借钱,说给我筹学费。我说不急,会有人送来的。可是一天一天地过去,总也等不到中兴送钱,我又不好去向人家要。终于我失望了,直到开学的前两天,父亲狠狠心把家里半大的壳郎猪卖掉,才送我踏进了高中的大门。在此以后,我就同中兴失去了联系,我不好意思找他,他也再没有闪过面。

一年后,鸿勤、保田得知此情义愤填膺,大骂中兴言而无信,不仁不义。随后,从高中到大学这些年一直都是他们二人在资助我。我在西安上大学期间,他们虽然薪金微薄又拖家带口,仍然在每周的礼拜天把我叫到他们家改善生活,共叙友情。在这些年月里,中兴虽与我们没有联系,但是关于他的消息,还是不断传到我们的耳朵里。有一段,听人说中兴贪污公款受了处分,每月只发给很少的生活费。我们不仅不同情他,反而幸灾乐祸,说它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是对他言而无信的报应。我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条件好了,对中兴的事就逐渐淡忘了。

十多年过去,鸿勤、保田随厂搬迁分别调回了豫西工作。有一年春节前,他们突然来信说,中兴又因经济问题被开除回家,现在病得很重,恐将不久于人世。看信后我心情沉重起来,我想人之将死,其情可悯,何况我们又是朋友一场呢!经我们三人商议,决定由我作代表,乘节日探亲机会上门看望一次。

那是一个下午,天阴得很重。大伯父带着我迎着凛冽的北风,来到中兴家的四合院。中兴病恹恹地躺在床上,看见我来,勉强笑了笑,在他妻子的搀扶下,才坐了起来。我询问了病情,说了一些安慰的话,正准备告别,他突然声色俱厉地对他妻子说:“滚出去,别在这里听我们说话!”来时的路上,我就听伯父说中兴的妻子很贤惠,熬药端汤伺候他非常周到,可他却经常用难听的话语咒骂妻子。这时我说:“中兴,你别这样,你爱人也不容易呀!”他却说:“你不知道,我这是为她好。你想,我自知活不长了,她才30多岁,总得再找个人家吧!我现在对她太好了,我死后她会更难受,还会迈出这一步吗?”

听了朋友这句话,我沉吟良久。我忽然感到,中兴的胸中隐藏着一个博大的世界,他在重病中还在为妻子谋划着以后的生活。可是他的妻子能理解吗?

由此我想到,我过去十几年中可能对中兴存在误解,他一定有难言之隐。于是我们又说起了他多年来工作的情况。他谈到过去,声音低沉,眼泪盈眶。原来,从参加工作的第二年起,他就一直受着别人排挤与诬陷,十几年来一直拿着最低的工资,干着和大家一样的活。他说:“我对不起你,我失信了,那些年我实在拿不出钱来资助你。中间我给你写过一封信,不见你的回音,可能你是生气了。”我立即说:“你写过信?哎呀,我要是收到怎么会生气呢!这个误会太深了,十五年呀,造化欺人哪!”他说:“现在我向你道歉,这笔帐只有来世再还了。”我说:“中兴,别说了,是我对不起你,多年来我没有尽到朋友之谊,有时还在背后埋怨你。”

随之,他又说到这次受处分的情况。他说,自己是清白的,别人举报的所谓经济问题组织一时没有查清,定不了性,就先叫我回家等待处理,不是开除。此时此刻,我完全相信朋友的品德,他不会贪污,不可能贪污。一个总把痛苦留给自己,老想着别人的人,怎么会在工作中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呢!我说:“你申诉了吗?一定不能放弃。”他说:“我决不放弃!”

晚饭时,我和伯父迈着沉重的脚步,踏着细碎的雪花回到家里。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组织能秉公查处,还我朋友一个清白。可喜的是,当我的朋友去世三周年时,组织已经决定为他彻底洗雪冤屈,并为他安排了一个女儿接班。他的妻子在他走后,一直独自支撑家业,抚养四个子女长大成人。她说:“中兴是个好人,我会为他独守一辈子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