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奇人海松  

2011-09-08 06:01: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绵霪雨一连下了四天,还没有停的意思。窝在家里无事可做,窗牖独对,秋声入耳,无限往事盈集心头。我想起了少年时代我所敬慕的一位奇人——海松。

六十六年前,抗日战争的烽火已经散尽,可我那曾被日寇铁蹄践踏过的家乡,依然是风雨如磐。海松是我父亲扛长工时的一位朋友,虽然同居穷人行列,地无一垄,却生活的有滋有味。记得那一天,也是这样的秋雨连绵,常年在地里干活的父亲,难得有这么个空闲的时间。这天中午,父亲拉住我的手说:“走,到你海松哥家串门去。”

海松哥家就在我们家的背后,大门却开在另一条街上。我们踏着泥泞的街道,绕过南拐儿,又折向后街,才来到海松家。海松哥的家是一座高高的二层楼。进了门,一个膀炸腰圆的大汉迎接我们,那就是海松哥。他张开大手,摸着我的头说:“哈,兄弟长这么大了,看来是块好材料。”又转过身来,指着一个又白又胖的女人说:“这是你大嫂。”我叫了一声“大嫂”,她笑嘻嘻地把我拉到怀里,给我倒了一碗水,说:“喝茶吧!”这时,从楼上又下来一个年轻女人,个子虽小,长的却煞是好看,用娇声细语对父亲说:“二叔,来啦!”父亲对我说:“这是你二嫂。”我叫了一声“二嫂”,她笑了笑,转身又上了楼。

这天的午饭,我们就在海松哥家吃了。香喷喷的高粱豆窝窝,还炒了一盘萝卜菜,别提有多好吃啦。下午回到家里,我问父亲:“海松哥家是大财主吧,他家的楼那么高!还有,海松哥还有个兄弟吧,那个二嫂,是他的弟媳妇吗?”父亲笑着说:“你海松哥和咱一样,也是扛长活的。他也没有兄弟,那个二嫂是他的小老婆。”我说:“那他家咋不像咱家这么穷呢?穷人还住高楼,娶俩儿老婆?”

父亲说:“他是一个奇人,听我慢慢给你说吧。”

海松哥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十五岁那年,就已经长成了一条大汉,和成年长工一样干活了。他力大无穷,三百斤的粮食包子,一欠身就撂到了肩上;干活又卖劲,常常一个人要干两个人的活。每年一过春节,村里财主家叫长工时,他总是第一个被人叫走,而且以能叫到他为荣。他二十岁那年,几家财主都来叫他,有的答应给他一个半人的工钱。几家争持不下,其中一家外号“实户”的财主,指着一棵刚刚伐倒的树说:“这棵木料有四百多斤重,你能扛起来走上十步,我给你两个人的工钱。”海松弓腰抽起木料的一头,一竦身就扛在了肩上,稳稳走了二十步远才撂下,拍拍手说:“这可以了吧!”就这样,别的长工打一年工拿三石工钱,他要拿到六石。

开始时海松无家无房,就住在财主家的牲口棚里。有一年,一家绝户人家留下了一栋楼,几家远方亲属都要继承,争持不下。房子空的时间长了,不知为什么闹起了鬼,有人半夜三更听到楼上有男女嘻笑的声音。有一次,一个游乡转村的钉锅匠在楼里住了一晚,竟无缘无故地死在了里边。大家说,这是“鬼”楼,拆了吧。可是当几个人进门拆楼时,竟莫名其妙地从楼上落下了几块砖头。从此再也没有人提说拆楼的事了。

有一年春节,村里几个有头脸的人和海松在一块喝酒,那个外号“实户”的财主说:“海松,你不是没处住吗!你敢在‘鬼’楼上住三天,这座楼就归你了。”海松说:“有这好事?你说话算话?敢立个字据吗?”大家说:“行!就立个字据。”字据立好后,海松往身上一装,到饭铺买了三斤熟肉,二斤蒸馍,提了一壶茶,背起铺盖卷,扛上锄头,就上了楼。

海松在楼上静静地住着,周围的人在议论着,担心着。三天后,海松笑嘻嘻地从楼上走了下来,人们争相打问:“见到了什么没有?”海松神乎其神地说:“头一天没事,第二天也没事,第三天夜里出事了。”众人忙说:“啥事?”海松说:“一个浑身白毛的女妖精从窗户飞进来,开口就问‘你是谁?怎么住在我的地盘上?’我说‘这是我家祖先留下的房子,怎么成了你的地盘?快滚!’她伸开长爪要抓我,我一锄头锄过去,锄掉她身上一块白毛。妖精喊了一声‘这人厉害!’化成一道白光飞去。此后就再也没有声息了。”说时,还真的拿出一把白毛给大家看。

海松这些话真不真,谁也说不清,反正在村里就传开了,说:“海松不是凡人,连妖怪也害怕他。”以后,村里人对海松都高看了一眼,那些一起扛活的长工,都把他看做自己的靠山,有事就找他;他一出头,大家都给面子,事情十有八九就解决了。那座“鬼”楼,自然也就名正言顺地归了他。不久,邻村一个姑娘经人说合,嫁给了海松。这个姑娘就是我叫她大嫂的那个白胖女子。

我问父亲:“那个二嫂是咋回事?”父亲说:“那是应了一句玩笑话,阴差阳错地娶了来的。”

有一次,海松的一个朋友要去山西贩牲口,问海松:“捎啥不?”海松开玩笑地说:“捎一个老婆回来。”可是让海松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大半年后,那个朋友真的带回了一个女人,还长得挺漂亮。说来也奇怪,这女人一眼就看上了海松,一心一意就要嫁给他。海松说话算话,也就娶她做了二房。好在海松挣的工价高,还能养活得起。

从此后,在我的心里海松哥无比高大起来,逢人就说“我海松哥怎样怎样。”有一次,我们村北头一家恶霸的兔崽子,对他的一个穷人族叔逞凶作恶,将这位老人绑在牲口桩上,用皮鞭抽打。老人说:“别打了,我是你叔呀!”兔崽子撩起一鞭子,骂道:“你是鳖孙。”老人的女儿给崽子下跪求告,说:“放了我爸吧!” 兔崽子依然不依不饶。我在旁看了多时,觉得兔崽子着实可恶,就飞快跑到后街,对海松哥说:“快去看看吧,兔崽子又在打人啦!”

海松哥来了,威威武武地站在兔崽子后头,大声地说:“放下你的鞭子,他是你叔啊!” 兔崽子回头见是海松,笑着说:“他欠我家一石高粱,两年了,都没有还。不该打吗?”海松说:“那也不能打,哪有侄子打叔父的道理呀!好啦,那一石粮食明年我还,放了他吧。”兔崽子冷笑着说:“你不是凡人,咋敢叫你还呀!”他回头对老人说:“看海松的面子,粮食不要你还了,丢下你家那两间破房子,滚出村子,从此别让我再看到你。”老人被女儿搀回了家,过了不久,为避灾难,就领上儿女,离开了生他养他几十年的故土,远走他乡,再无音信。海松哥说起这件事,常常义愤填胸,骂道:“兔崽子欺人太甚,将来不得好死。”没想到果如其言,四年后解放军来到我们村,这个作恶多端的兔崽子被人民政府镇压了。

等我七岁时,父亲送我进了学校,以后就很少见到海松哥了。只听父亲说,过了第二年的春节,海松哥吃了几家财主的酒席就生了病,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一家三口坐吃山空,眼看过不下去了。先是小老婆吃不了苦,跟上别人跑了;又过了半年,海松哥还是走了,那年他才三十二岁。听说还是他扛活的那家财主给办的后事。他那个大老婆,又守了一段日子,也改嫁了。

我问父亲:“海松哥身体那么壮实,怎么突然就病了呢?”父亲叹气说:“别问了,有人说是那家恶霸地主偷偷在酒饭里下了毒了,可是谁也没有见到啊!可惜了你海松哥这么个人了!”可是也有人说:“海松是神仙下凡,是上天把他召回去了!”甚至有人还说,海松死的那天晚上,大晴天的,他家楼顶上还响了一声雷哪!日子一久,海松哥的死也就永远成了一个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