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花落谁家  

2011-08-02 17:54:3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庚寅年五月,她送我一张照片,是她和她可爱的女儿在芙蓉山脚下的大桥上照的。她身着缁色外套,内衬红白蓝三色搭配的彩色内衣,背倚大桥栏杆,微笑着;女儿则紧紧地依偎在她的左侧。粗粗一看,最养眼的是她的微笑,在那桥下明净的湖水与河边丝丝垂柳的映照下,显得庄重而迷人。她说:“送你作个纪念吧!”

我们认识已经二十年了。那时她二十四五岁,在一个商店当营业员。有一天上午,我到商店买打火机,当我选好要走时,她说:“先生,外边下雨了,你带雨伞了吗?”我向外一看,真的是瓢泼大雨,看来得买一把雨伞了。她看出了我的意思,有点抱歉地说:“我们这里不卖雨伞,我这里有一把旧雨伞,不妨你先拿去用?”犹豫不决的我,停下脚步打量着这位态度热情、语言得体的营业员:她长相俊美,举止娴雅,衣着朴素大方,微笑地看着我。我看看外边,又看看她,说:“那好吧!我先用用,下午下班以前给你送来。”她微笑着说:“不客气!”

有了这一次的交往,我以后来这里买东西的机会就多了。每次来,我们就会倚在柜台上说一阵子话。从交谈中,我感到她不但外表秀丽,谈吐不凡,而且精明强干,颇有见地。有一次她说:“我们这个单位效益不好,日子难以为继。你联系广泛,能不能请一个懂经营的人给我们讲讲课,出出主意呀?”我爽快地答应了。

过了一段,我邀了一位颇有名气的营销专家来到他们商场,她也叫来了他们单位的两位正副经理,共同探讨他们今后的经营方向。讨论整整用了一个下午,从门面装饰、经营商品到购销艺术,最后设计了一个完整的方案。那位专家最后说:“照这样经营下去,你们商场会有一个变化的。”她和两位经理一直把我们送出大门。她微笑着对我说:“谢谢!等我们效益好了,请你们吃饭。”事后这位专家有点不解地对我说:“我看,你那位女朋友倒是一位理想的经理人选,她提的意见都在点子上。她那两个经理……难成大事。”接着,她又对我说:“一个有才有貌的好姑娘,将来花落谁家呀?”我说:“但愿花落好人家。”

在此后的半年中,因为下乡,我们没有再见面。待我回到单位后和她通了话,她如约来到我的办公室,皮肤黝黑,一脸惆怅。我问情况,她说:“我们单位垮了!”我问:“为什么?”她说:“两个经理,正的犯罪撤职,副的扶了正,根本不照你们说的来,商店已经关门。”我说:“那你呢?”她苦笑着说:“在车站大院卖票。”我说:“苦吗?”她说:“怎么不苦?露天作业,风吹日晒雨淋的,工资也才几百元钱。有什么办法呢,认命吧!”

专家的话果然应验了。我把半年前专家说的称誉她的那些话转述给她,她半信半疑地说:“真的吗?你是不是在安慰我?”我说:“不!我也有一句话早想给你说。你看过《红楼梦》么,贾宝玉神游太虚镜里面有一句诗:‘金簪土里埋’。我看你就是一枚‘金簪’,可惜无人赏识啊!”她说:“我不敢说自己是‘金簪’,倒觉得今天遇到了赏识的人。有你这几句话,我就知足了,怨我生不逢时吧。”此时,她脸上的惆怅竟然一扫而光,又露出了微笑,说:“我卖票去了。”

以后,她结婚生了孩子,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大约她的孩子六七岁的时候,她打电话找我,说要我给孩子联系个学校。我给办了。此后,他又找了我几次,希望我给她调整工作,我也给联系了几家,怎奈我官卑职微,都没有成功。来往之中,我发现她过得并不如意,面色暗淡,情绪低沉。我询问了几次,她都微微一笑说:“好着呢!”

时间荏苒,她已到了中年。我正在办理退休手续时,她突然找到了我,脸色阴沉地说:“实在过不下去了。”我问:“怎么回事?”她一改过去沉稳的性格,话语像决口的江水一样,将自己十几年来生活中的苦水倾泻而出。她说,怪自己眼睛不亮,找的丈夫粗俗暴戾,不时对她吵闹谩骂,有时还动了拳脚。前些年,为了这个家庭,她一直忍受着。不久前丈夫下岗回家,天天没事找事,有时还拿刀弄棒,要杀要剐的,现在只有离婚一条路可走了。

听了他的倾诉,我不禁有些愕然。我想,她丈夫一个普通的工人,娶了这样一个如花似玉又精明强干、明白事理的妻子,本应视如珍宝,竟然还弃如敝履,真是不可理喻。我安慰她说:“你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女性。多年来,你处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待人接物依然雍容大度,上班工作依然兢兢业业,衣着装饰依然优雅时尚,实在难得。”她苦笑着说:“我在他跟前就是一个女人,一个只会做饭养孩子的女人。什么品味呀,气质呀,他懂吗!你不是说我是一枚‘金簪’埋在土里了么,我现在不是埋在土里,而是掉在污泥里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面对此景,我竟一时无语。我哀叹世间的事如此不公,致令好人不落好地的事屡屡出现。这使我想起了我的几个战友,他们都是才华横溢的人才,可是多数都不得其用,大家聚在一起,常有“千里马老死槽枥”之叹。眼前这位女友把我引为知己,似乎在向我求救,可是我却毫无办法。看着她那倾诉时的苦笑,我耳边似乎响起古装戏中祝英台的一句唱词“强颜欢笑下楼台”,心中一阵阵心酸。

我处于两难之中,劝她离婚的话我不好说,劝其和解的话又说不出口。离婚之事,关系着一个家庭的存亡,两个人今后生活道路的选择。我说:“能过就继续过,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婚吧!”尽管我内心认为应该离婚,可是说出的却是这样一句推话。说过之后,连我自己都觉得脸红,这像一个知己说的话吗!她苦笑着说:“我知道了。”随之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又过了半年,她突然打电话约我在饭店吃饭,说有好消息告诉我。中午时分,她们母女穿着一色裙装飘然出现在饭桌旁。她拉着女儿满脸笑容地说:“你看我女儿长高了吧!”我说:“长成大姑娘了,和你当年一样漂亮。”她说:“我是不是老了?”我说:“不,你依然年轻俊美。”饭桌上,我看她身着连衣裙,面色红润,确实年轻多了。她轻松地说:“告诉你,我结束了那段婚姻,现在自由了。”我立即举杯说:“祝贺你开始新的生活!前面的路铺满了鲜花和红地毯,正等着你走呢!”她说:“我还会有那一天吗?”我说:“会的。你这枚‘金簪’,拂去了污泥依然会闪闪发光。就看哪个有福之人来享受啊!”接着,她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送给了我,就是本文开头说的那一张。

午饭甫毕,她女儿有事离去,饭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她悄声地说:“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支撑下来的吗?是你的力量。”我惊奇地“啊”了一声。她接着说:“真的!不是你这个人,是你说我的那些话。你知道,人是需要有人欣赏的,来自你的欣赏给了我自信,给了我力量。没有你的那些话,也许我现在还在窝窝囊囊的活着,以为自己还真的是一个命里注定的庸才哪!”

我说:“下一步花落谁家呢,有目标吗?”她笑着说:“那就张弓以待吧!”“张弓以待?”她显得有点调皮地说:“你不是给我讲过一个丘比特神箭的故事吗?我就拿着这支神箭,拭目以待,瞅准目标,一箭射去,穷追不舍。”我笑着说:“哈!那你这一回可要把眼睛睁大啊!”她说:“我会的,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