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爱情婚姻的“上帝”  

2011-06-03 10:25: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在生命的途程中,苦苦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最后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他找到了,于是成就了一生的幸福婚姻。这个“偶然”中,是不是隐藏着一种“宿命”?幸福婚姻中的一方经常说“是上帝把你送给了我”,这话是一种调侃,还是确有其深刻原因?我不相信鬼神,更不相信爱情“宿命论”。我认为,那种把人的命运归结为上帝的旨意,是十分荒唐的。但是,在一次采访中,一位采访对象的见解改变了我的看法,他说:“宿命”原是有的,不过隐藏在“宿命”背后的那只手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天上那个上帝,而是另有其人,我们权且也叫他‘上帝’吧。

这位采访对象,是某地区一个较大事业单位的秘书。长期的文字工作使他养成了深思熟虑的习惯和缜密的表达方式,分析问题总是有根有据、头头是道。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他开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了一番婚姻家庭的大道理。

他说,结婚并不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加到一块那样简单的事,这里边隐藏着极其复杂的社会关系。结婚首先是两个家庭的组合,“门当户对”当然不错,如果两家差别过大,就存在着能否互相包容的问题。其次,就是两个社会圈的组合,你的交际圈是些什么人,我的又是些什么人,两者能否融合在一起?如果不能融合,两人的婚姻则难免出现变数。然后,就是两人的经历、遭遇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性情、爱好、优缺点以至价值观等,是否相同、相近或互补问题。尽管两个人的结合,我们不能仅凭这些因素,用像1+2=3的数学公式那样计算出来,但这些因素都在起作用,却是无可置疑的。这些因素相互作用,排斥、包容、融合,其结果就是爱情婚姻的“上帝”了。

我说:“你这些都是逻辑分析出来的,有事实凭据吗?”他笑着说:“问得好。你以为我这都是空谈吗?不。我有亲身经历,我和她的结合,就多亏了爱情背后的那个‘上帝’,每当我们的关系出现危机时,他就会伸出巨手,让我们转危为安。”接着,他讲了自己的一段爱情经历。

“我与她,婚前相处了多年。相处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关系不断地加深,可别扭也不断地出现。生气时,下决心分离;和好时,又山盟海誓。一句话,我们真是一对活冤家。”

“说起我们相好的缘由,还真有点‘郎才女貌’的意思。她长相俊美,而且性格贤淑,曾为多个‘势力人物’所垂涎。但她独独愿意同我接触,而且不离不弃。我说,我年龄大你许多,在你跟前有点自惭形秽。她却说,年龄大标志着成熟,你那满腹才华,令我称羡;倒是我,才疏学浅,在你跟前更是自惭形秽了。我说,我来自中原,俗称‘担族’,你不忌讳吗?她说,我根也在中原,咱们是同属一个‘民族’啊 !也许是‘同根’的缘故吧,我们沟通起来非常容易,我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能心领神会,而且会很快作出反应。”

“你看,在这里‘差别’变成了互补,同乡变成了‘纽带’。‘上帝’的手伸出来了,我们就这样好上了。”

“我们曾经一起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西京繁华的街市,我们逛过;南海秀美的风光,我们看过;光影迷离的歌场,舞动过我们亲昵的身影;觥筹交错的饭店,交织过我们温馨的话语。移动通讯网的网线里,每天都传播着我们沟通的信息。我们互相成为对方生活的一部分。这正像一个流行语说的:‘我不能没有你’。这也正是我们始终向对方欲说而未说出的一句潜台词。”

“不愉快的事情也常常发生,但我大多都是藏在心里。有时,我也感到痛苦、揪心、压抑,甚至几次做出要下决心分离的准备,反正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一刀切开,永无烦恼。可是一到此时,我就想起宋代晏几道的那几句词:‘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我担心自己会后悔。我是她美貌和贤淑的崇拜者,她则是我老成和博学的‘粉丝’,一对互相补充的伴侣为何要分开呢?奇怪的是,往往到此时,正当我一筹莫展时,她就会突然飞来一句温馨的话语,或者来一个让你想不到的亲昵行动。于是,所有的愁闷立刻冰消雪蚀,原来那‘一刀切开’的勇气,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想,她此时大概也和我想的一样,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吧。”

我问:“那你们有没有将这种不愉快捅破的时候呢?”他说:“当然有。有好几次,我们几乎闹得不可开交,‘山穷水复疑无路’,已经决定分手;可是每次遇到此种情况时,总会来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想,这可能就是前面说的那个‘上帝’又伸出巨手的缘故吧。”

“改革开放的春风是我们相识的媒介。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我们都在寻求第二职业,也许真的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吧,我们竟阴差阳错地被聘到一个单位上班。开初几年,就像前面说的,我们感情沟通顺畅,工作配合默契,都有相见恨晚之感。可是三年之后,就开始出现摩擦。这也应了人们常说的一句‘因为不太了解而相爱,又因为太了解而分离’。此时我们都发现了对方的缺点与不足。她嫌我生活过于拖沓,农村习气浓厚;我则嫌她过于洁癖,而且吃饭口味极刁。本来这些缺点,经过沟通是可以互相接近的,可当时火气正盛,互不相让,大有剑拔弩张之势。盛怒之下,她将办公室门上的钥匙向我桌上一甩说:‘不干了,另请高明!’”

“此时,我却奇怪地冷静下来。晏几道的那几句‘春恨’词又萦回在我的心头。我用企求的眼光看着她,内心充满着懊悔,想做出一些解释。她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大步向房门走去。我完全失望了。可当她要跨出房门时,忽然回头飘来一句:‘你那邋遢习惯能改吗?’”

“‘当然!’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回应了一句。好像没有经过思考,又好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好像是过于突然,又好像是顺理成章的。我没想到这两个字的力量如此巨大,原来盛怒的她,竟然将一只迈出房门的脚步又收了回来,来到桌前,扑哧一声笑了,还伸手拿回了钥匙,说了一句:‘想没收我的钥匙,做梦去吧。’你听,她反而倒打一把,派成了我的不是了。”

“于是,我们又重归于好了。”

“还有一次危机,来自她朋友方面的压力。她有几个朋友见过我,有的还同我一起吃过饭。一位朋友对她说:你找的什么男朋友啊,一身土气,土的掉渣,像个老农民,年龄又大你那么多,啥眼光呀!一番话触动了她的神经,埋藏在她心底的虚荣心开始燃烧起来。她又同我吵了几次,决定同我决裂,而且义无反顾。我说,情侣做不成了,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吧。她斩钉截铁地说:彻底决裂,电话也不要再打了。她扔下钥匙,扬长而去。这一回,我感到真的没戏了。在痛苦和抑郁中,我度过了半个月时间,就像度过了三十年。正当我绝望之时,她突然打来电话,说她想为老父亲立碑,让我给公墓负责人说说,周日加个班为老父亲刻写碑文。这对我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就这样,我们的关系又起死回生,往来如常了。过去两人争吵决裂之事,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事情的转机来自她的另一个朋友。她的那位朋友在一个偶然的机遇,赞扬她有眼光,找的男朋友有气质、有档次。她问:‘是不是有点土气?’朋友说:‘哪里土气!快别听别人胡说,小心看错眼让别人抢了去。’她那个求我帮忙的电话,就是在这之后打来的。”

“你看,她的那位朋友在无意之中充当了一次‘上帝’,轻轻地几句话,就挽回了一次危机。我真得烧香磕头,感谢这位‘上帝’了。”

我对这位秘书的采访,整整过去了两个小时,他还要兴致勃勃地谈下去。我说:“好啦,打住!我听明白了。你的爱情后边站着三个‘上帝’:一个是你那朋友的朋友,一个是你那个朋友自己,这两个‘上帝’都已经过了关。好像还有一个‘上帝’,就是你那朋友的母亲。老太太通过了吗?”

他笑着说:“说起这位老太太呀,她就像西方佛祖那样善良、慈祥。有一次老太太生病住院,我去看她时,她笑嘻嘻地拉住我看了又看,说‘你是个好人,姑娘交给你了’。于是,我这就轻而易举过关了。”

我们都哈哈一笑,握手告别。我说:“谢谢你关于爱情的‘上帝’那一篇大道理。也祝贺你,托 ‘上帝’的福,你和她一定会过得幸福美满,眉开眼笑一辈子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