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如梦

圆梦

 
 
 

日志

 
 

母亲  

2011-04-27 15:1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11月29日,是我们兄弟姐妹最痛苦的日子。这一天,抚养我们长大成人的老母亲撒手西去,我们在外工作的四兄妹闻此噩耗,分别从西北、河北奔回家乡,在泪水和哭声中,相聚在母亲的灵前。

母亲静静地躺在堂屋用谷草、麦草铺垫的地上,好像在默默的等候着我们。母亲说过,无论孩子们离家多远,她走之前都要见我们一面,嘱托我们一番的。可是,此时此地,我们除了撕心裂肺的哭声,什么也听不到了。

敬爱的母亲,此时此地,我们多么希望你起来骂我们几句,用拐杖抽打我们几下呀!儿女不孝,我们回来的太晚了。

母亲的灵棚就搭在我们家的院子里,我们胡氏家族的几十口人都聚集在这里。灵棚前摆放着亲友们送来的花圈,缎带上写着对母亲一生的评价。在村党支部和村委会送的花圈上,用八个字概括了母亲的一生:“教子有方,堪称楷模”。大家在议论着、赞叹着,说老太太有福气,养的几个子女都在外地干事,现在都回来了,真好风光!

我们跪在母亲的灵前,迎接着一拨接一拨前来吊唁的亲友们。泪水模糊了我们的双眼,我们兄妹的思绪,似乎跟着母亲的魂灵又回到了过去。母亲那一件件、一幕幕往事,又萦回在我们的心头。

母亲生于1920年农历12月29日,从17岁时嫁给父亲,成为胡氏家族的一员。从那时起,到新中国成立的12年间,母亲一直承受着贫困和战乱的痛苦与折磨。家里仅有的二三亩薄地难以养家糊口,母亲不得不白天同父亲一起上地劳作,晚间纺纱织布,随后将织好的布匹拿到市场上换几个零钱,以补家用。大哥至今还记得母亲夜里纺纱的情景:寒冬腊月,母亲用棉被将襁褓中的妹妹包裹在怀里,滕出两手来,整夜整夜地摇动纺车,大哥经常半夜梦中醒来,还能听到纺车的嗡嗡声。

1942年,日本鬼子占领了河南,我们的家乡成了敌占区。疯狂的小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距我们村不远的一个村子竟被日军奸淫烧杀,抢掠一空。母亲不得不经常扯着大哥,抱着妹妹,翻沙岗,进丛林,躲老日,以避灾祸。

贫困和战乱,使我们家常常处在饥寒交迫之中,在青黄不接时,全家人只能以糠菜、树叶为生。谷糠做成的窝头粗糙剌喉,只有大口大口地嚼着辣椒方能下咽。就是这,还经常断顿。有一年的春天,母亲在后街同族一家富户院子的榆树上捋榆叶,大哥在树下饿得一直在哭叫。那家好心的奶奶看着可怜,拿出了一个高粱面做的黑窝窝给大哥吃。大哥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当吃了一半时,想起了家中还在挨饿的小妹妹,仰着头对母亲说:“人家的馍真好吃,我还剩半拉,拿回家给妹妹吃吧!”母亲听了孩子的话,一股心酸的泪水夺眶而出,一滴一滴地洒落在大哥的脸上。

1949年,家乡解放了。我们家有了自己的十几亩地,父亲不再为富人家干活了。由于父母的勤劳,我们家的生活也慢慢好起来。囤里有了花生、粮食,墙上挂上了大串的辣椒。母亲又把精力投到让我们兄弟姐妹学文化上来。母亲说:“艺不压身,再多的钱财也会花完,学一肚子文化,会用一辈子的。”我们兄妹一个个先后入了学。那时我们放学回到家,家里的活再忙,母亲总是催我们温习工课、做作业,说:“啥都能耽误,就是上学不能耽误”。后来,我们兄弟姐妹一个个先后离开村子到远处求学,每次放完假回校时,母亲总是站在家后边那段城墙上目送我们,直到我们走得很远很远了,回头看时,母亲还在那里站着。母亲目送我们的身影,至今仍然像大理石雕像一样,存留在我们的心底,她饱含着一位伟大的母亲对儿女多么深沉的爱和多么殷切的期望啊!

后来,我们长大了,一个个先后走上了工作岗位。大哥、二弟、小弟都当上了记者,二妹也当了工人。可母亲仍然一个人在家辛勤劳作,又是种地,又是养鸡养猪,自力更生维持生活,身体好时那些年,还帮助我们带孩子,有好几个孙女、孙子和外孙的童年都是都是在她的身边度过的。

母亲的善良,在街坊邻居中是出了名的。她乐善好施,遇事处处想着别人;她与人打交道,总要自己吃点亏;她在为队里劳动时,总要自己多干一些。她常常教育我们,要能吃苦、能吃亏,才能受到人们的尊重。虽然我们兄妹都在外面当了干部、工人,可母亲从来没有以干部家属自居。有一次,一个驻队干部对母亲说:“听说你的大儿子当上了县团级干部,还是一个高级记者呢。”母亲却淡淡地说:“啥领导、记者,还不都是为老百姓办事么!”母亲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在我们兄妹心中竟有千钧重。

遵照母亲的教导,我们兄妹四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工作,努力为群众服务,受到领导和群众的表扬,有的还当上了全国、省、市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人民也给了我们以丰厚的待遇:大哥、二弟都当上了高级记者,小弟也成了主任记者,大哥、二妹、二弟都己退休,拿着国家发给的的退休金,过着优裕的生活。这些都是母亲和父亲抚养和教育的结果,父母的养育之恩,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共存,此生此世,我们将永志不忘。

母亲的遗体埋入胡家祖坟三周年时,我们兄妹四人为父母立了墓碑。墓碑的两侧镌刻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勤劳简朴,夙兴夜寐,滴滴汗水润大地”,下联是“尊贤崇文,诚信善良,殷殷家风遗后人”。这是我们兄妹特意为父母拟定的。母亲和父亲一起,用自己一生的风范,为我们创立了勤劳简朴的传统和诚信善良的家风,这是她二老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财富。请母亲放心,我们兄妹四人一定会继承您和父亲的遗志,让它不断地发扬光大,世代流传下去,以造福子孙、造福乡里、造福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